暮归纪:卡特高飞未返 伟大归于平凡_NBA中国官方网站
每段旅途都有尽头,行则将至。每个旅人都有去处,心向往之。前行的旅人朝着旅途的尽头一路走去,赏尽莺燕芳菲,穿越山野荒芜,沿路步履不停,尽处可待安歇。旅人在抵达前难免期待尽处的风景,未必非要百花争艳千岩竞秀,只是旅途的故事总要有个抒怀的结局。不同的人对结局的盼愿也有所不同,或求闻达,或求平凡,或求无憾。而文斯-卡特,他原本只盼愿着能够好好告别这片热爱的赛场。他沉默着端坐在板凳席,神思恍惚地盯着计时器慢慢跳动。蔓延的疫情令群聚的人们作鸟兽散,但亚特兰大的州立农业保险球馆仍沸腾着热烈的气息。老鹰主场迎战尼克斯的加时赛最后19.5秒,劳埃德-皮尔斯教练帅旗一挥,安排卡特披挂上阵。响彻穹顶的欢呼环绕耳际,无可奈何的叹息沉坠心底,回过神的卡特坦然笑着,迈开脚步从板凳席走回赛场,咫尺的距离仿佛跨越了遥远的年岁。卡特抬手致意,现场掌声雷动,既像是欢迎礼,又像是告别式。所有人都知道,等终场哨声吹响,联盟就将暂时停赛,而这也意味着卡特的生涯在此了结。卡特的生涯已达22年,NBA历史首人。从1998年登陆联盟到如今跨过2020年,UFO飞跃了四个年代。他执着地热爱着这片赛场,哪怕只能低空巡航也迟迟不愿着陆停航,可时值此际,他只能迫降。他在迫降前隐约已看到前方的景象,等待着他的人们似乎已备好盛礼待他前来,那些翩翩跹跹的彩带聚拢在暮霭烟霞,那些沸沸汤汤的欢呼隐藏于啸动风声。人们都等着送他生涯最后一程,他甚至毋庸远眺就能想象出前方会是何等盛况,尽管他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,但是他需要好好道别。2019年休赛期,刚打完生涯第21年的卡特重新考虑起是否退役的问题。尽管年岁已大,但卡特并不想就此归隐。退役,对力竭而衰的老将来说或许是解脱,可卡特对此心怀恐惧。卡特无意掩饰自己在临近退役时的慌乱,他坦言:“意识到退役将近对我而言可能就是最大的问题。我在联盟度过了无数年月,每当念及退役后的生活时,我都会忍不住心生抗拒,我对此感到恐惧。”深思熟虑过后,卡特决定再战一年。22年的生涯,纵观NBA历史也前所未有。刚刚退役的德克-诺维茨基为此还特意给卡特发了条短信:“你是疯了吧。”身为联盟现役岁数最大的球员,时年42岁的卡特在2018-19赛季还能代表老鹰场均出战17.5分钟。在他宣告回归后,有数支球队考虑向他抛出橄榄枝,可卡特毕竟愈发老迈,那些思忖为他奉上合同的球队仍需再三斟酌。卡特也知道自己不会在自由球员市场受到追捧,地位归地位,价值归价值。正是因此,他坦然接受替补角色,坦然接受底薪报价,坦然接受市场冷遇。只是,卡特仍然有自己理想的下家,他想回到梦开始的地方。彼时,卡特的老东家多伦多猛龙刚夺得队史首冠,尽管荣膺FMVP的科怀-伦纳德决定离队转赴洛杉矶,但北境球迷的热情并未就此熄灭,曾历经雪虐风饕的他们在球队夺冠的盛夏纵情欢庆,并满心憧憬着即将开启的全新未来——他们期待尼克-纳斯教练能够延续神奇,他们期待帕斯卡尔-西亚卡姆能够扛起大旗, 他们甚至期待由北境起飞的UFO能够最终返航。早在两年前,卡特就曾表达过回到猛龙的意愿,底薪合同也好,一天短约也罢,他只是想要重返故地。可惜好事未竟,错过的彼此拾不起零落的旧梦。“要是能回到猛龙结束生涯就好了,但这还得取决于猛龙是否真的需要我,我知道球迷们都很期待我能重返北境,可归根结底还是看球队的需求吧。”卡特颇为无奈地说道。卡特想要回去,但他也希望球队是真的需要他回去。重返北境是卡特未竟的情怀,可他不愿意用情怀裹挟球队的决策。临近生涯尾声的他,能接受任何定位的角色,也能接受任何形式的合同,半人半神归于平凡,但他始终牢守着自己的骄傲与倔强。最后,卡特回首看到了留在原地等候的老鹰。老鹰表态,只要卡特愿意回归,那球队会为他腾出一个位置。显而易见的,这支青年军需要卡特提供经验指导。或许卡特此前也没有料想到,自己的生涯最后一站会是在亚特兰大。他刚在老鹰打完一年,这座原本陌生的城市对他来说已经愈发熟悉。纵横交错的中心街区编织着亚特兰大的繁华盛象,闻名遐迩的精酿啤酒勾动起整座城市的微醺模样。卡特飞得太远,已来不及返航。既然如此,何必顾盼,尚有余程,高歌而往,所到之处,皆为吾乡。卡特与老鹰续约一年,与此同时,他也反复言明,这将是他生涯的最后一季。一代传奇的生涯终章应该如何谱写,答案似乎已有模板。全民致敬的退役巡演已成历史经典,互换球衣的最后一舞如今犹在眼前,但是卡特并不想要声势浩荡地走完生涯最后一程,他只盼愿着能够好好告别这片热爱的赛场。卡特坦言:“告别巡演就像是坐过山车,情绪起伏太过剧烈,我并不觉得我能够享受其中的乐趣,我只想要专注于比赛本身。”卡特拒绝外界的美意,径直走向球队训练馆,他的队友都在那儿等待着他。他的归队令老鹰一众年轻球员欢呼雀跃,他笑容可掬地看着那些稚嫩而又热血的脸庞,心底翻涌起难以言喻的奇妙情绪——在他1998年参加NBA选秀时,眼前的特雷-杨、凯文-许尔特与卡姆-雷迪什甚至都还没有出生。他能为这支全联盟最年轻的球队所提供的,并非只有经验指导。老鹰在2019-20赛季的季前赛仅获一胜——对阵尼克斯一役,卡特在第二节命中4记三分独揽14分,并在第四节最后阶段命中反超比分的关键三分,成为老鹰从麦迪逊广场带走胜利的首功之臣。卡特超乎预期的出色状态令时任尼克斯主帅的大卫-菲兹戴尔大呼:“这家伙不是已经退役了吗?”语罢,菲兹戴尔还是感慨道:“他的表现堪称现象级,很高兴能够看到他有此表现,他把希望带给了我们这些四十多岁的人。我非常尊敬他,我与他在孟菲斯有过共事经历,他很有职业精神,任何能够拥有他的球队都很幸运。”卡特回到亚特兰大显然不是来养老的,职业精神与竞技态度成就了卡特的松柏常青,他仍在战斗,与对手战斗,也与自己战斗。他期盼每场比赛都能披挂上阵,他为自己设定的目标是保持赛季全勤,无关生涯成就,只求毫无保留。“我想要确保自己每场比赛都能上场,虽说这一切都得取决于教练,但我还是想要保持好身体状态,以期能够达成赛季全勤的目标。为此,任何你所能想到的训练方法,我都愿意去做。”卡特说道。他并非为了那一座座纪功的里程碑,而是为了那一步步前行的信念感。闪烁荣辉的里程碑虽能定义他的生涯成就,但只有那份坚如磐石的信念感才能铺就他的篮球之道。他在这条道路上看过晨光熹微,看过艳阳高照,也看过昏黄日暮。而行至此际,他摊开手掌盛满星辉,瞧着那些熠熠闪动的微光在自己掌心轻盈跳跃——这一道光,映照着前无古人的生涯22年;这一道光,映照着跨越四个年代的空前壮举;这一道光,映照着超越诺维茨基升至历史第三的生涯出场数;这一道光,映照着超越杰森-特里升至历史第六的生涯三分数……这一道道的光,都是他在生涯最后一季所谱就的伟绩丰功。他放声大笑,扬手抛洒,那些光线散落一地,轻柔覆盖着他来时的脚印,沉静摇曳着他前行的身影。时间推着卡特步履不停地往前走,而如今他在这儿倏忽停下了脚步。他站在底线前,微微发愣地看着眼前恍然如梦的一切。剧烈沸腾的呐喊包裹着这片硝烟殆尽的赛场,明亮如昼的灯光渐染着那些往前奔跑的人影。卡特就这么看着他们,这个人影是刚罚完球的朱利叶斯-兰德尔,那个人影是接应发球的特雷-杨,还有一个人影沉默无声地往前跑着,渐渐跑远,渐渐模糊,渐渐消失——他知道的,那是他自己的身影,那是他归隐的踪迹。这对卡特来说是一个充满仪式感的时刻。最后19.5秒,卡特从底线把球发给特雷-杨,而后追着那道逐渐隐匿的光影往前奔跑,直到特雷-杨把球回传到他手中,他似乎才恍惚回神。如同身体本能般,卡特在弧顶屈膝起跳出手三分,皮球旋转着划开抛物线,飞入篮筐,穿网而过。欢呼鼎沸绕耳轰鸣,卡特咧嘴大笑,沧桑的脸庞隐约可见少年的热血与暮归的从容。一切仿佛戛然而止,毕竟传奇终将落幕,却未曾想来得仓促。“如果这就是我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,那我至少还投进了最后一球,我凭此拥有了一段可以珍藏一生的回忆。就这么结束我的生涯终究还是有些奇怪,我总觉得自己还有15场比赛要打,但要是真的就此结束的话,我也能够接受。”卡特在赛后说道,“赛季开打前,我一直都很犹豫,我不确定自己能否说出‘退役’这个词。后来我跟科比聊了聊,是他给了我自信与勇气来做出这个决定。”卡特说到最后,眼眶泛泪,声喉哽咽。他能接受遗憾,并不代表他不会遗憾。半人半神归于平凡,又或者说,人本就生而平凡。43岁的卡特一如所有平凡的人,他会遗憾,会犹豫,会恐惧。他以神的姿态飞升,而最后以人的姿态降落。正因为他有勇气放低身段接受平凡,他暮归的背影才会如此伟岸,他生涯的终程才会如此非凡。卡特的生涯就此完结,那场适逢其时的谢幕战或许会隐没于青史烟尘,我们会记得科比谢幕战狂砍60分,我们也会记得韦德谢幕战揽获三双,但我们还能否记得那个属于卡特的仓促忙乱的夜晚?我们能否记得又如何。卡特只盼愿着能够好好告别这片热爱的赛场,生涯最后一季是他对自己的一个交代。他会记得所有的细节,那座庞然巍峨的球馆,那群放声欢呼的球迷,那声尖锐高亢的哨响,那记飞旋贯空的三分,那泓盈眶泛动的热泪,那句百转千回的告别。而我们无需记得他挥别的每一刻,我们只需记得他归隐的这一程。(Tree)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